梁启超先生是怎样教清华学子读国学的
本文摘要:很多朋友都在问:想要读点国学,应该读什么书,怎么读呢? 之前为大家推荐过一份我认为最好的国学入门书单,是梁启超先生在 1923 年为即将留学海外的清华学子列出的国学书单。 最适合你的国学书单:梁启超《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》 当时我还在想,梁启超先
梁启超先生是怎样教清华学子读国学的相关课程:

很多朋友都在问:想要读点国学,应该读什么书,怎么读呢?

之前为大家推荐过一份我认为最好的国学入门书单,是梁启超先生在 1923 年为即将留学海外的清华学子列出的国学书单。

最适合你的国学书单:梁启超《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》

当时我还在想,梁启超先生只给了书单,但是没有详细介绍读国学的方法,这个太遗憾了。

后来我发现,其实是有的。

同样是 1923 年,梁启超先生在清华开设一门名叫「群书概要」的课程,为大家讲解中国最基本的典籍,包括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史记》《左传》《诗经》《楚辞》等。

梁启超先生的课堂讲义,后来被整理成书,叫做《要籍解题及其读法》。

中华书局的梁启超《读书指南》,天津古籍出版社的《梁启超谈读书》,都收录了《要籍解题及其读法》

在自序中,梁启超先生说:

我想,一个受过中学以上教育的中国人,对于本国极重要的几部书籍,内中关于学术思想者若干种,关于历史者若干种,关于文学者若干种,最少总应该读过一遍。

但是,生当今日而读古书,头一件,苦于引不起兴味来。第二件,苦于没有许多时间向浩如烟海的书丛中埋头钻研。第三件,就令耐烦费时日勉强读去,也苦难得其要领。因此,学生们并不是不愿意读中国书,结果还是不读拉倒。

想救济这种缺点,像「要籍解题」或「要籍读法」一类书,不能不谓为适应于时代迫切的要求。我这几篇虽然没有做得好,但总算在这条路上想替青年们添一点趣味,省一点气力。

可见,梁启超先生试图为新时代的学生们,找到一条读古书的快行道。

这一篇就将梁启超先生讲解《论语》和《孟子》的内容,分享给大家。讲义中不仅详细介绍了《论语》《孟子》,还附带讲解了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《孝经》《孔子家语》等书,大家一方面可以由此更深入的了解儒家经典著作,一方面也能由此学到梁启超先生介绍的读书方法。

梁启超先生介绍的读书方法,在今天看来,也是非常先进的。

让我感觉特别难得的,有三点。

第一点,读古书首先要辨伪

《论语》《孟子》,都可以说是古代学人奉为至宝,是最尊敬的书,甚至带有一点宗教的崇敬意味。可是梁启超先生,从文献的角度,建议我们,读书之前,首先要先区分哪些内容是当时所作,哪些内容是后人的伪造,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混进去的。

比如《论语》,他提出因为古代用竹简,传抄收藏都不方便,所以很多人会在篇末空白处,记一些其他文字,本人不过为省事,未必有意作伪。到后来传抄,就混入正文。

那么在读书之前,就先要将这些伪内容剔除出去。

这一点,在今天还是非常宝贵,按说经过这么多年,文献的发掘、整理、研究、总结,其实这些工作,不应该是国学入门者来做的,应该出版社将这本书出版时,就已经整理好。

可是很多出版社,很多讲国学的老师,还认为只要放在《论语》里的,就是孔子说的话,甚至有些版本,还以「一字不改」作为卖点,所以我们对于国学,其实和将近 100 年前,并没有太多进步。

可见,辨伪的观念,更深入人心才好。

第二点,自己设定主题,将书打散来看

在谈到读《论语》方法时,梁启超先生的建议,是将论语打散来看。他为《论语》总结出了八个不同的主题,他建议大家在读《论语》时,按照每种分类,自己归类,整理一遍论语的内容。

进一步的,他建议大家可以自己设定主题,从《论语》中找到相应内容来做主题阅读,比如什么叫「仁」、什么是孔子心中「君子」的概念。

再进一步,他建议大家可以为自己设定一个目标,那就是写一篇关于孔子的传记,或是孔子学术理念的大纲,以此来带动对论语的阅读。

这样的读书方法,放到今天仍然十分先进。做主题阅读,利用输出带动输入,以及将书籍打散,按照自己的需要来拼接,这都是今天很多人向大家推荐的读书方法,而早在当时,梁启超先生就已经在推广这些理念。

而且很多其他书籍,他也建议大家用专题写作的方法,主动设定主题,打散书中内容,自己重新组织。

比如在《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》 中,谈到《资治通鉴》时

若苦干燥无味,不妨仿《春秋大事表》之例,自立若干门类,标治摘记作将来著述资料。

谈到「二十四史」时

就事分类而摘读志。例如欲研究经济史、财政史,则读《平准书》、《食货志》;欲研究音乐,则读《乐书》、《乐志》;欲研究兵制,则读《兵志》;欲研究学术史,则读《艺文志》、《经籍志》,附以《儒林传》;欲研究宗教史,则读《北魏书·释老志》(可惜他史无之)。每研究一门,则通各史此门之志而读之,且与《文献通考》之此门合读。当其读时,必往往发现许多资料散见于各传者,随即跟踪调查其传以读之。如此引申触类,渐渐便能成为经济史、宗教史等之长编,将来荟萃而整理之,便成著述矣。

梁启超先生的主张,是自己的思考、实践更重于背诵、记忆。

决非徒恃记诵或考证,最要是身体力行,使古人所教变成我所自得

这样,才是真正能激发主动性的阅读,也才能真正借助书籍给我们带来改变。

之前曾经看过一位所谓国学大师讲《论语》,他说《论语》中间每一篇、每一句的编排,实际都是有很深的哲理在里边,上下有极深的关联,必须坚持从前往后,一字一句来读。

看完真的是叹一口气,把读书变成念经,怕是把梁启超先生都要气活过来了。

第三点,带着批判性的思维读书

四书的地位,在古代被捧得越来越高,尤其是明清科举,所有题目都出自四书之中,质疑书中的内容,在当时是离经叛道的禁忌。

而到了民国时代,梁启超先生,首先就建议大家把这些书从神坛上搬下来,用更客观平实的角度来对待。

他既承认了《论语》《孟子》这些书的思想价值,但也给我们指出了其中的局限和不足。

比如谈到《孟子》,他就说《孟子》中关于史实的部分,是没有太多历史价值的。

因当时传说,多不可信,而孟子并非史家,其著书宗旨又不在综核古事,故凡关于此项之记载及批评,应认为孟子借事明义,不可当史读。

而书中孟子批评其他学派的内容,我们不仅不需要跟着附和,反过来,还可以去研学那些学派的学术价值。

孟子辟异端,我辈不必随声附和。然可从书中发见许多「异端」的学说,例如杨朱、许行、宋牼、陈仲子、子莫、白圭、告子、淳于髡等,其书皆不传,且有并姓名亦不见于他书者。从《孟子》书中将其学说摭拾研究,便是古代学术史绝好资料。

提到《大学》《中庸》这两篇,梁启超先生肯定他们是有价值的篇目,但是直言,将这两篇和《论语》并列,或者作为儒学的最重要的「心法」,其实是捧得太高了。

由吾侪观之,此篇不过秦、汉间一儒生之言,原不值如此之尊重而固守也。

至于《孝经》《孔子家语》,梁启超先生更是直言「万不可读」。

这样的方法,我认为才是一个客观的态度。国学不是铁板一块,胡适先生说,国学里有「国粹」,也有「国渣」。

对我们来说,去伪存真,去粗取精,这样才是更有益的阅读态度

反过来看,现在太多人又把国学捧回到神坛上,不加辨别地崇拜古代的书籍和文字,所以才有像《弟子规》这样放到今天连鸡汤文都比不上的低质书,竟然被当做了经典。

所以如果我们能像梁启超先生一样,用一个更严格挑剔的标准来评价这些古籍,才能真正将好的捧出来,把坏的假的扔出去。

由这三点大家就能看到,梁启超先生为清华学生介绍的学习国学的方法,放到今天,依然是先进的,所以建议大家好好阅读这篇文章,并且将其中好的方法,应用到读书中。

《论语》 《孟子》 (附论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《孝经》及其他) 总说

《论语》《孟子》两书,近人多呼为「经书」,古代不然。汉儒对于古书之分类,以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乐》《易》《春秋》为「六艺」,亦谓之「六经」,实为古书中之最见宝贵者。次则名为「记」或「传」,乃解释或补助诸经者,《论语》即属此类。又次则为诸子,乃于六经之外别成一家之言,《孟子》即属此类。故《论》《孟》两书,在汉时不过二三等书籍。然汉文帝时已将此二书置博士,是曾经特别崇重,然不久亦罢。六朝、隋、唐以来,《论语》研究尚盛,《孟子》则亦侪于诸子之列耳。自宋儒从《礼记》中抽出《大学》《中庸》两篇,合诸《论》《孟》,称为「四书」,明清两代,以八股取士,试题悉出「四书」,于是「四书」之诵习,其盛乃驾「六经」而上之。六七百年来,数岁孩童入三家村塾者,莫不以「四书」为主要读本,其书遂形成一般常识之基础,且为国民心理之总关键。

《论语》编辑者及年代

《汉书·艺文志》云:「《论语》者,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于夫子之语也。当时弟子各有所记,夫子既卒,门人相与辑而论纂,故谓之《论语》。」据此,则谓《论语》直接成于孔子弟子之手。虽然,书中所记如鲁哀公、季康子、子服、景伯诸人,皆举其谥,诸人之死皆在孔子卒后。书中又记曾子临终之言,曾子在孔门齿最幼,其卒年更当远后于孔子。然则此书最少应有一部分为孔子卒后数十年七十子之门人所记无疑。书中于有子、曾子皆称「子」。全书第一章记孔子语,第二章即有子语,第三章记孔子语,第四章即曾子语,窃疑纂辑成书当出有子、曾子门人之手,而所记孔子言行,半承有、曾二子之笔记或口述也。

《论语》之真伪

先秦书赝品极多,学者最宜慎择。《论语》为孔门相传宝典,大致可信。虽然,其中未尝无一部分经后人附益窜乱;大抵各篇之末,时有一二章非原本者。盖古用简书,传抄收藏皆不易,故篇末空白处,往往以书外之文缀记填入,在本人不过为省事备忘起见,未必有意作伪。到后来辗转传抄,则以之误混正文 。周秦古书中似此者不少,《论语》中亦有此例。如《雍也篇》末「子见南子」章,《乡党篇》末「色斯举矣」章,《季氏篇》末「齐景公」章,《微子篇》末「周公谓鲁公」、「周有八士」章,皆或与孔门无关,或文义不类,疑皆非原文。

然此犹其小者。据崔东壁(述)所考证,则全书二十篇中末五篇——《季氏》《阳货》《微子》《子张》《尧曰》——皆有可疑之处。因汉初所传有「鲁论」、「齐论」、「古论」之分,篇数及末数篇之篇名各有不同,文句亦间互异,王莽时佞臣张禹者合三本而一之,遂为今本。此末五篇中,最少应有一部分为战国末年人所窜乱。其证据:

一,《论语》通例,称孔子皆曰「子」,惟记其与君大夫问答乃称「孔子」。此五篇中,屡有称「孔子」或「仲尼」者。

二,《论语》所记门弟子与孔子对面回答,亦皆呼之为「子」。对面呼「夫子」,乃战国时人语,春秋时无之,此五篇中屡称「夫子」。

三,《季氏篇》「季氏将伐颛臾,冉有、季路见于孔子」云云,考冉有、季路并无同时仕于季氏之事。

四,《阳货篇》记「公山弗扰以费畔,召子欲往」云云,考弗扰叛时,孔子正为鲁司寇,率师堕费,弗扰正因反抗孔子政策而作乱,其乱亦由孔子手平定之,安有以一造反之县令而敢召执政?其执政方督师讨贼,乃欲应以召,且云「其为东周」,宁有此理!

由此言之,《论语》虽八九可信,然其中仍有一二出自后人依托,学者宜分别观之也。

《论语》之内容及其价值

《论语》一书,除前所举可疑之十数章外,其余则字字精金美玉,实人类千古不磨之宝典。盖孔子人格之伟大,宜为含识之俦所公认,而《论语》则表现孔子人格唯一之良书也。其书编次体例,并无规定;篇章先后,似无甚意义;内容分类,亦难得正确标准。略举纲要,可分为以下各类。

一,关于个人人格修养之教训。

二,关于社会伦理之教训。

三,政治谈。

四,哲理谈。

五,对于门弟子及时人因人施教(注重个性的)问答。

六,对于门弟子及古人时人之批评。

七,自述语。

八,孔子日常行事及门人诵美孔子之语。

第一二项,约占全书三分之二,其余六项约合占三分之一。第一项人格修养之教训,殆全部有历久不磨的价值。第四项之哲理谈,虽著语不多,而皆渊渊入微。第二项之社会伦理,第三项之政治谈,其中一部分对当时阶级组织之社会立言,或不尽适于今日之用,然其根本精神,固自有俟诸百世而不惑者。第五项因人施教之言,则在学者各 自审其个性之所近所偏,而借以自鉴。第六项对人的批评,读之可以见孔子理想人格之一斑。第七项孔子自述语及第八项别人对于孔子之观察批评,读之可以从各方面看出孔子之全人格。《论语》全书之价值大略如此。要而言之,孔子这个人有若干价值,则《论语》这部书,亦连带的有若干价值也。

读《论语》法

吾侪对于如此有价值之书,当用何法以善读之耶?我个人所认为较简易且善良之方法如下:

第一,先注意将后人窜乱部分剔出,以别种眼光视之,免使朦胧真相。

第二,略依前条所分类,将全书纂抄一过,为部分的研究。

第三,或作别种分类,以教义要点――如论「仁」、论「学」、论「君子」等为标准,逐条抄出,比较研究。第四,读此书时,即立意自作一篇孔子传或孔子学案。一面读一面思量组织法且整理材料,到读毕时自然能极彻底极正确的了解孔子了。

第五,读此书时,先要略知孔子之时代背影。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实主要之参考书。

第六,此书文义并不艰深,专读白文自行抽绎其义最妙。遇有不解时,乃翻阅次条所举各注。

右所学者,为本书上智识方面之研究法。其实我辈读《论语》之目的,还不在此。《论语》之最大价值,在教人以人格的修养。修养人格,决非徒恃记诵或考证,最要是身体力行,使古人所教变成我所自得。既已如此,则不必贪多务广,果能切实受持一两语,便可以终身受用。至某一两语最合我受用,则全在各人之自行领会,非别人所能参预。别人参预,则已非自得矣。要之,学者苟能将《论语》反复熟读若干次,则必然睾然有见于孔子之全人格,以作自己祈向之准鹄。而其间亦必有若干语句,恰与自己个性相针对,读之别有会心,可以作终身受持之用也。《论语》文并不繁,熟读并不费力,吾深望青年勿蔑此家宝也。

《论语》注释书及关系书

《论语》注释,有汉郑康成《注》,已佚,近人有辑本。有魏何晏《集解》,宋邢昺《义疏》,现行《十三经注疏》所载者即是。但其中要语,多为后人新疏所以采,不读亦得。为便于学者计,列举以下之注释书及关系书各种。

一、宋朱熹《论语集注》、《论语或问》

《集注》简而明,最便读者,但其中有稍涉理障处。《或问》时于《集注》外有所发明。

二、清戴望《论语注》

此书亦简明,训诂视朱注为精审。但多以公羊家言为解,穿凿附会,间亦不免。

三、清刘宝楠《论语正义》

最精博,但太繁,非专家研究者不必读。

四、清颜元《四书正误·论语之部》

此专正朱注之误也,可见习斋一家学说。

五、清焦循《论语通释》

此书将《论语》教义要点分类研究。其方法最可学。

六、清阮元《揅经堂集》中《论语论仁解》

此书一短篇文,专取论语言「仁」之一部抄下,通贯研究。其方法可学。

七、清崔述《洙泗考信录》附《余录》

此书为最谨严之孔子传,其资料十九取自《论语》。辨《论语》窜乱之部分,当略以此书所疑者为标准。

以上说《论语》竟。

《孟子》之编纂者及篇数

《史记·孟子荀卿列传》云:「孟子乃述唐虞三代之德,是以所如者不合,退而与万章之徒序《诗》、《书》,述仲尼之意,作《孟子》七篇。」赵岐《孟子题辞》云:「退而论集所与高第弟子公孙丑、万章之徒难疑问答,又自撰其法度之言,著书七篇二百六十一章三万四千六百八十五宇。」据此则汉儒传说,皆谓此书为孟子自撰。然书中称时君皆举其谥,如梁惠王、襄王、齐宣王、鲁平公、邹穆公皆然,乃至滕文公之年少亦旨如是。其人未必皆先孟子而卒,何以旨称其谥?又书中于孟子门人多以「子」称之,乐正子、公都子、屋庐子、徐子、陈子皆然,不称子者无几。果孟子所自著,恐未必自称其门人皆曰子。细玩此书,盖孟子门人万章、公孙丑等所追述,故所记二子问答之言最多,而二子在书中亦不以子称也。其成书年代虽不可确指,然最早总在周赧王十九年(西纪前二九六)梁襄王卒之后,上距孔子卒一百八十余年,下距秦始皇并六国七十余年也。

今本《孟子》七篇,而《汉书·艺文志·儒家》云:「孟子十一篇。」应劭《风俗通·穷通篇》亦云然。赵岐题辞云:「又有外书四篇——《性善》、《辩文》、《说孝经》、《为政》。其文不能宏深,不与内篇相似,似非孟子本真,后人依放而托也。」据此,知汉时所流传者,尚有外书四篇,与今七篇混为一本。赵邠卿(岐)鉴定为赝品,故所作《孟子章句》,惟释七篇。此后赵注独行,而外篇遂废。后人或以为惜,但吾侪颇信邠卿鉴别力不谬,其排斥外篇,不使珷乱玉,殆可称孟子功臣。今外篇佚文,见于《法言》、《盐铁论》、《颜氏家训》、李善《文选注》……等书有若干条,经近人辑出,诚有如邠卿所谓「不能宏深,不与内篇相似」也。至明季姚土粦所传《孟子外书》四篇,则又伪中出伪,并非汉时之旧,更不足道矣。

《孟子》之内容及其价值

孟子与荀卿,为孔门下两大师。就学派系统论,当时儒、墨、道、法四家并峙,孟子不过儒家一支流,其地位不能比老聃、墨翟。但孟子在文化史上有特别贡献者二端:

一、高唱性善主义,教人以自动的扩大人格。在哲学上及教育学上成为一种有永久价值之学说。

二、排斥功利主义。其用意虽在矫当时之弊,然在政治学社会学上最少亦代表一面真理。

其全书要点略如下:

一、哲理谈。穷究心性之体相,证成性善之旨。《告子》上下篇,《尽心》上篇,多属此类。

二、政治谈。发挥民本主义,排斥国家的功利主义,提出经济上种种理想的建设。《梁惠王》上下篇,《滕文公》上篇,全部皆属此类,其余各篇亦多散见。

三、一般修养谈。多用发扬蹈厉语,提倡独立自尊的精神,排斥个人的功利主义。《滕文公》、《告子》、《尽心》三篇最多,余篇亦常有。

四、历史人物批评。借古人言论行事,证成自己的主义。《万章》篇最多。

五、对于他派之辩争。其主要者如后儒所称之辟杨、墨。此外如对于告子论性之辨难,对于许行、陈仲子之呵斥,对于法家者流政策之痛驳等皆是。

六、记孟子出处辞受及日常行事等。

右各项中,惟第四项之历史谈价值最低。因当时传说,多不可信,而孟子并非史家,其著书宗旨又不在综核古事,故凡关于此项之记载及批评,应认为孟子借事明义,不可当史读。第五项辩争之谈,双方皆持之有故言之成理,未可偏执一是。第二项之政治谈,因时代不同,其具体的制度自多不适用,然其根本精神固有永久价值。余三项价值皆极高。

读《孟子》法

读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一类书,当分两种目的:其之为修养受用,其一为学术研究。为修养受用起见,《论语》如饭,最宜滋养;《孟子》如药,最宜祓除及兴奋。读《孟子》,第一,宜观其砥砺廉隅,崇尚名节,进退辞受取之间竣立防闲,如此然后可以自守而不至堕落。第二,宜观其气象博大在,独往独来,光明俊伟,绝无藏闪。能常常诵习体会,人格自然扩大。第三,宜其意志坚强,百折不回。服膺书中语,对于环境之压迫,可以增加抵抗力。第四,宜观其修养下手工夫简易直捷,无后儒所言支离、玄渺之二病。要之孟子为修养最适当之书,于今日青年尤为相宜。学者宜摘取其中精要语熟诵,或抄出常常阅览,使其精神深入我之「下意识」中,则一生做人基础可以稳固,而且日日向上,至老不衰矣。

学术的研究,方面极多,宜各随兴味所注,分项精求。惟每研究一项,必须对于本书所言彻头彻尾理会一番,且须对于他书有关系的资料博为搜采参核。试举数例。

一、如欲研究孟子哲学,必须先将书中所谓性、所谓心、所谓情、所谓才、所谓义、所谓理……种种名词,仔细推敲,求得其正确之意义。复又须贯通全书,求得某几点为其宗旨之主脑,然后推寻其条理所由衍出。又须将别派学说与之对照研究,如《荀子》、《春秋繁露》等书,观其所自立说,及批驳《孟子》者何如。

二、欲研究孟子之政治论,宜先提挈出几个大纲领――例如民本主义、统一主义、非功利主义等等,观其主张之一贯。又须熟察时代背景,遍观反对派学说,再下公正的批评。

三、孟子辟异端,我辈不必随声附和。然可从书中发见许多「异端」的学说,例如杨朱、许行、宋牼、陈仲子、子莫、白圭、告子、淳于髡等,其书皆不传,且有并姓名亦不见于他书者。从《孟子》书中将其学说摭拾研究,便是古代学术史绝好资料。

四、将本书所载孟子所见之人所历之地及其行事言论钩稽排比,可以作一篇极翔实的孟子小传。

以上不过略举数例,学者如有研究兴味,则方面尚多,在各人自择而已。

《孟子》之注释书及关系书

最古之《孟子》注释书为东汉赵岐之《孟子章句》,且每章缀以章指,其书现存。全文见焦循《孟子正义》中,今不另举。

一、宋朱熹《孟子集注》

性质及价值皆同《论语集注》。

二、清焦循《孟子正义》

考证最精审,且能发明大义。现行各注疏未有其比。

三、清戴震《孟子字义疏证》

此书乃戴氏发表自己哲学意见之作,并非专为解释《孟子》。但研究孟子哲学, 自应以此为极要之参考品。

四、清陈澧《东塾读书记》内《孟子》之卷

此卷将《孟子》全书拆散而比观之,所发明不少。其治学方法最可学。

五、清崔述《孟子事实录》

此书为极谨严孟子小传。

以上说《孟子》竟。

附论《大学》《中庸》

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本《小戴礼记》中之两篇。《礼记》为七十子后学者所记,其著作年代,或在战国末或在西汉不等,其价值本远在《论》、《孟》下。自宋程正叔抽出此二篇特别提倡,朱晦庵乃创为四子书之名。其次序:一、《大学》,二、《论语》,三、《孟子》,四、《中庸》。于是近七八百年来,此二篇之地位骤高,几驾群经而上之。斯大奇矣!

区区《大学》一篇,本不知谁氏作,而朱晦庵以意分为经、传两项。其言曰:「经一章,盖孔子之言而曾子述之。传十章,则曾子之意而门人记之。」然而皆属意度,羌无实证。晦庵又因其书有与自己理想不尽合者,乃指为有错简,以意颠倒其次序。又指为有脱漏,而自作《补格致传》一章。此甚非学者态度所宜出也。而明清两朝,非惟以《大学》侪诸经,且几将朱氏《补传》与孔子之言同视矣。中间王阳明主张「大学古本」,对于朱氏所改所补而倡异议,然重视《大学》之观念,迄未稍变。惟清初有陈乾初(确)者,著《大学辨》一篇,力言此书非孔子、曾子作,且谓其“专言知不言行,与孔门教法相戾”。此论甫出,攻击蜂起,共指为非圣无法,后亦无人过问。自此书列于《四书》之首,其篇中「致知格物」四字,惹起无数异说,辨难之作,可汗十牛。然以此为孔子教人入德之门,非求得其说不可。由吾侪观之,此篇不过秦、汉间一儒生之言,原不值如此之尊重而固守也。

《中庸》篇,朱晦庵谓「子思作之以授孟子」。其言亦无据。篇中有一章袭孟子语而略有改窜。据崔东壁所考证,则其书决出孟子后也。此篇论心论性,精语颇多,在哲学史上极有价值。

要而论之,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不失为儒门两篇名著,读之甚有益于修养。且既已人人诵习垂千年,形成国民常识之一部分,故今之学者,亦不可以不一读。但不必尊仰太过,反失其相当之位置耳。

附论《孝经》

《孝经》自汉以来,已与《论语》平视,今且列为「十三经」之一。共传「孔子志在《春秋》,行在《孝经》」。以为孔子手著书即此两种。其实此二语出自纬书,纯属汉人附会。「经」之名,孔子时并未曾有,专就命名论,已足征其妄。其书发端云:「仲尼居,曾子侍。」安有孔子著书而作此称谓耶?书中文义皆极肤浅,置诸《戴记》四十九篇中犹为下乘,虽不读可也。

附论其他关于孔子之记载书

记载孔子言论行事之书惟《论语》为最可信,其他先秦诸子所记,宜以极严冷谨慎之态度观之。盖凡一伟大人物,必有无数神话集于其身,不可不察也。今传《孔子家语》、《孔丛子》两书,皆晋人伪作,万不可读。有《孔子集语》一书,乃宋人采集群书言孔子事者,大半诬孔子而已。学者诚诵法孔子,则一部《论语》终身受用不尽,「岂买菜也,而求添乎?」

关闭
010-57100393 13522236526 工作日:7:00-21:00
周 六:9:00-18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