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大副教授与校长论战持续 校长:她心理阴暗
本文摘要:昨日, 厦门大学 会计系副教授谢灵炮轰校长朱崇实享受就餐特权一事,在朱崇实作出回应后持续发酵。针对相关话题,两人隔空论战,互不相让。 朱崇实向媒体表示,谢灵的话完全反射出一个非常阴暗的心理,对社会、学校无比仇视,完全不顾事实,是非颠倒,用非常
厦大副教授与校长论战持续 校长:她心理阴暗相关课程:

昨日,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炮轰校长朱崇实享受就餐特权一事,在朱崇实作出回应后持续发酵。针对相关话题,两人隔空论战,互不相让。

朱崇实向媒体表示,谢灵的话“完全反射出一个非常阴暗的心理,对社会、学校无比仇视,完全不顾事实,是非颠倒,用非常恶毒的语言诽谤厦门大学”。对此,谢灵告诉南都记者,“说这种话就是他的风格(指朱崇实),简直是笑话,不用理他”。

论点

举报有无下文

昨日中午,一家网络媒体发布了朱崇实前日受访时的回应。朱崇实否认谢灵“写信从来没有回复”的说法,称“她举报管理学院一个老师存在学术不端行为,学校调查以后认定她的举报是对的,学校做了严肃处理,老师也做了深刻检讨,这怎么能说没回应她呢?”

谢灵对上述说法不屑一顾。她称,自己举报过学术不端的老师只有一人,就是时任会计系主任陈汉文。“说我的举报是对的,可我从来没有收到正式回复”。

校长有无就餐特权

厦大教工餐厅何经理告诉《厦门日报》,“我们一般根据客流来决定加菜。高峰期过后,饭菜一般比较少,老师也来得少,我们一般不会重新再煮。”何经理说,“朱校长来吃饭时,一般都比较晚到,他吃得很随便,有什么就吃什么”。

朱崇实也告诉《厦门日报》,只要在厦大,没有公务,他便会去教工餐厅吃饭,但极其没有规律,“餐厅的同志怎么知道校长今天会来,而特地为我把菜藏起来?”他还反驳了四五个人服务的说法,称餐厅是自助式的,平时只有两个服务员,“这些事实到餐厅一看就知”。

校长书记永远找不到吗

前日,谢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她给朱校长写了很多封信,但每次他都不回。而且,“校长和书记是永远找不到的。他们办公室都是有保安,要门禁的,我又没有这个卡,就进不了”。

朱崇实告诉《厦门日报》,“除了赶时间开会,我一般是走路或是骑自行车上班,只要没有出差,傍晚时,我会到芙蓉隧道看学生们的涂鸦,或是‘窜’到实验室,看看教授们又在攻克什么课题”。朱崇实说,“我丝毫不否认,厦大的工作还有许多可以进一步完善的地方,但不能把小事无限放大”。

素描

谢灵:受导师影响大,学生眼中的愤青

举报过系主任“学术造假”,举报过同事参评教授职称“不符资格”……谢灵被称为厦大“刺头”。回忆起从2004年开始的这场“战争”,她说“不知什么时候结束”,但她会坚持下去。

十年前受委屈成为转折点

1998年,谢灵来到厦大会计系,她向来性格直爽,没心没肺,但日子也算风平浪静。

2004年的一次“委屈”成为她在厦大的转折点。由于之前就与陈汉文不合—二人有过公开争执,当年会计系成立会计专业硕士(M PA cc)研究中心时,谢灵发现自己并未被聘为其中的教师,而当年与她同级别的讲师均入选。之后,谢灵说自己被院长叫进了办公室。“我还没说为什么没聘我进M PA cc的事,就被院长一阵吼。”谢灵说,“他问我‘为什么到网上去搞那些事情’,这时我才知道有人匿名举报陈汉文‘学术造假’,有些内容和我之前跟他起争执时的内容差不多,所以大家都以为举报信是我发的。”

谢灵说,自己做人坦坦荡荡,绝对不会背地发帖。当时她觉得受了委屈,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
博士阶段的谢灵师从中国会计学泰斗余绪缨教授,8年时间受其影响颇深。

“余教授有‘三不政策’—不溜须拍马,不阿谀奉承,不随波逐流”。谢灵说。

在得知有人匿名举报陈汉文之后,谢灵便和余绪缨对这封举报信进行了多方核实,并联合写就实名举报信,但未获正式答复。“余教授2007年临终前,他还和我说一定要把这件事坚持下去,厦大会计系的金字招牌不能被玷污。”说到这里,谢灵一度哽咽。对此,已是厦大研究生院副院长的陈汉文婉拒了采访。

学生优秀“要感谢朱崇实”

虽然对学校有不少意见,身边同事也有不少离开了厦大,但谢灵说自己一直没有离开厦大的念头。“因为厦大会计系是全国最好的,这里有最好的学生。”“这一点要感谢朱崇实。”谢灵说,“因为他不断在外面‘推销’厦大,吸引了不少优秀学生。来到厦大的学生分数都很高,尤其是会计系的。我太喜欢他们了。”

她自称每次期中考试对学生来说都是“下马威”。有时全部八九十名学生中,能及格的只有个位数。“因为期中成绩不会计入最后的成绩,所以我一般在期中的时候给他们一个‘下马威’,用这种方式督促他们努力学习。”谢灵说,但到了期末,学生们就会发现通过考试并不难,“及格率还可以”。

相关内容

关闭
010-57100393 13522236526 工作日:7:00-21:00
周 六:9:00-18:00